抽不到小太阳的amber

当有时候,喜欢一件事情到欢喜落泪时,我想,那就是幸福。

叶神x你【bg向】

 前言:绝得自己有毒【x3】ooc依旧很严重。
正文
 当他搬个凳子坐过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你一下子抬起头,微红眼睛往外冒着泪珠,巴眨巴眨的看着他,虽然他没有叼着烟,身上日积夜累浓郁的烟味也足以告诉你是谁来了。
  “网管大哥?”
  “你怎么了?”
  不约而同的同时发出了疑问,这就很尴尬了,他清清嗓子打破沉默。
  “是我,你怎么了?”对方一副人畜无害的笑,“我……”你哽咽的声音有些犹豫不觉,“失恋了?”对方的话搞得你一怔……
  “哦……不好意思,平常都是看你和另一个男孩一起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团纸,递给你。  
  “我……昨晚上……他说要和我分手……”你哭腔越来越重,眼泪滴在紧握地有些发颤拳头的手背上。
  “啊……你听听我的分析?”他的话不轻不重但刚刚好可以听见。
  “嗯……”你低着头
  “那个一直和你来的男孩,哦,应该说是你的前男友吧,其实他并不是很上心你。”
  “……”你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他,他温柔的看着你,“你先听我说完?”
  “他每次进到店里不由自主的会把牵着你的手插进口袋,你没有发现每次你们找我开机的时候你们的座位都是隔着的?”
  “……”这么想想,他说的并没有错啊。
  “而且每次你们来的总是小唐,额不,另一个吧台小姐在吧?每次我接班的时候刚好看见你们走呢。”
  “要这么说,我觉得你前男友应该更喜欢我们的吧台小姐吧,每次都买好多东西给我们添加营业额。”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皱眉,天生敏锐的你抬着红眼睛看着这人。
  “啊”他手忽然指向后方“其实我啊,一直在没有班的时候坐在那里呢。”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台机子正好可以看见自己。
  “所以说了这么多,本质上的原因是你为什么要找他?”
  “明明我注视了你这么久啊。”
  “所以,要不把你自己交给我试试?”
   “啊?”你突然有些懵。
  【几年后】
  he
  当你睁开惺忪睡眼的时候,昏暗的房间已经爬满了早晨明媚的阳光。你不加思索,往身旁的热源贴了贴,“小傻子,还不起?”他骚扰似得刮刮你的鼻尖,你皱了皱鼻,愣了几秒才伸手搭在他的手上。
  “别闹……”话语里都是浓浓的睡意。而他识相的不说话了,只是紧紧的握着你的手,十指相扣。
  “话说……当时你为什么……看上我啊?”你并没有睁开眼睛的意图
  “凭哥的直觉。”
  “啊?”你睁开眼睛一副“叶修你特么逗谁呢今晚滚去睡沙发”的表情看着他。
  “嘿……”他嘴角一勾,“非要哥说的话……是因为没有为什么吧?”他侧身,胳膊支脑袋着居高临下的看着你,“爱情这种东西要什么理由?”
  “……”你竟无言以对。
  “你不会是喜欢上别人了吧?”他一副伤心模样,你刚要开口辩解,冷不丁听见他一句“哇,肚子里都有我叶修的种了还乱来?”
  “我……唔”正想开口嘲讽几句,却不巧的被他的舌堵了个正着。
  今早第一个吻就这样来了。
  “都说了喜欢没有理由了。”
  
  
  

九点水大大x你【初稿】

前言:谢谢陪我一直聊天的祺实小天使【鞠躬】
送给喜欢九点水大大的所有人
正文:
记者:请问你们互相了解对方吗?江太太?
你:唔……虽然结婚了好几年但是说真的我不大清楚他的情况,对了,除了他的银行卡号和支付宝密码。
记者:那江先生呢?
九点水大大:世界上懂她的人就两个半,岳父岳母各占半个,我是那另一个,剩下的半个,就任着想懂她的人去分吧。
记者:冒昧的问一下,江太太自己呢?
九点水大大:(抢先一步)你觉得我太太懂她自己吗?(转头)亲爱的今天你想吃什么口味的团子?
你:(犹豫不决)这……
九点水大大:(温和笑)抹茶吧,今天天气这么热巧克力的太腻了。
你:唔,好的
九点水大大:现在你明白了?
记者:(恍然大悟)哦!谢谢二位的积极配合。
——end——

这是献给喜欢大大的方她【bg不喜勿入】

方锐x她
前言:
  1.人物可能是ooc味道比较重
  2.这是我写的少有的bg文【maybe called 段子】
  3.送给一位我很喜欢的大大,希望,她可以继续努力,写出更棒的文章  

正文:
  方锐x你
  你一直是个好胜脾气,从没有改变过。
  看着自己面前只有可怜一点的骰子,再看着对面骰面上六点,而投出这个六点,是你以前的高中同学,一脸幸灾乐祸名字读作方锐,写作废物点心的家伙。看到他那副人模狗样的嘴脸,你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脱下脚下踩得十厘米高跟抽他一顿的想法。
  “所以,到底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兴许是你久久不说话,撑着头看了你严肃表情的方锐勾唇就是个贱笑:“不会是想着选了真心话用什么借口来哄我吧?”说到这,四周的老同学们开始沸腾,还不等你愤怒的眼神触及到他的脸颊,对方却悠悠的开口了“真怂。”张嘴间,这两个字就这样从方锐牙齿缝里挤出来。
  怂?怂?!
  听到这个词语时,从小学到工作都昂着头横着走的你握紧的拳头有些发颤。
  “喂,你……”
  “大冒险,你说吧。”
  全场看热闹的哄然起哄。
  “哦”这好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那——”他拖长声音,指节分明的手指在桌面上似有似无的敲着“对面的大大,敢跟我去隔壁走一趟吗?”云淡风轻的口吻,他就这样直直看着你。不甘示弱,你拍案“走吧他,别磨磨唧唧的。”语罢,众目睽睽之下,你拽着比你高大半个头的方锐,一路“哒,哒,哒”的走向茶室门口,玻璃门前,他握着你的手腕,硬生生的止住你豪气的步伐 “不能后悔哦。” 他那双狭长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不后悔,我不会后悔的。”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脑的对着他说道,一字一句格外清晰。
  “好”他松开你的手腕,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
  门外的阳光刺得你睁不开眼睛。
  从所谓的隔壁出来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
  你有点懵的看着手里的红本子,耳畔回荡着那个和蔼工作人员的叮嘱:“这位小姐,麻烦你往你老公那边靠靠,不要绷着脸嘛,笑一个,茄子~”你这时还觉得自己的嘴角在小幅度抽搐。
  路上车水马龙,喇叭声此起彼伏,可是你只能听见声旁高自己大半个头的家伙一句夹杂着听不懂欢愉的感叹:
  “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和你折磨彼此到白头了呢。”
  这一路上,他没有松开你的手
  ——end——

“宠”爱

  我隔壁住着台“噪音制造机”,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有是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有时是某种制品摔碎的声音,有时是女人无奈的尖叫声。

  那台“噪音制造机”的产品名是Beatrice,生产地和生产日期不明,根据形貌,估计是个大学生。而且,这是个十分害怕节肢动物的女人。我承认,这公寓是老了些,可是这个女人也真是神经质,连看见蚂蚁都要吓得腿软发抖流泪不止,摊上这样一个邻居我也是只有自认倒霉的份了。

  这天晚上,出奇的安静,我慵懒坐在沙发上翻看着那本有些年头的《人性的弱点》。正当我在书海里漫无边际的游离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一连串制品碎裂的声音,我不由得叹了口气,揉揉眉心,当我正准备放下手中的“老古董”,去看看隔壁又在做什么,可是,一阵古怪的声音从墙的那边慢慢的蔓延开来,生生扯住我的脚步。

  那如同节肢动物在地上快速穿行的声音,夹杂着疑似是挣扎而发出的响声在寂静中慢慢的袭来,声音仿佛成了一条无形的虫,慢慢的钻入我的耳中撕咬我的耳膜,这样的声音,让我的后背不知何时开始冒冷汗。本来很小的声音在死寂中慢慢的传开。可是那一刹那,声音戛然而止,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消失在空气里。

  “Bea……”急促开门声打断了我的话语,那个棕发女人从打开的门里探出身来,一脸默然的盯着我。

  “那个,Beatrice小姐,你……”

  “我没事,不要以这种质问的口气对我说话。”她的绿眸死死盯着我,那一秒,我居然有觉得自己被一只巨型节肢动物狠狠盯着的错觉。

“那个……”关门声又掩盖了我的未完的话语,无奈我只好回到自己的地盘。这个女人应该有精神分裂之类的病,这突变的性格让我不由的觉得自己当了回老好人还吃了闭门羹。可是,我刚刚好像看见,她那被衣服包裹的肩部,有什么在扭动,难道是错觉么?算了,不管了。

  自那天起,那种隔壁独有的虫音,好像从没有离开过我,一直从墙的那头透过来,侵蚀我静谧的空间。

  终于,作为邻居的我,再也无法忍受了。那一晚,我确信隔壁的人已睡熟了,将我那可观察动静的武器——废弃已无“毛发”的拖把杆上捆绑着所谓的自拍神器,架在上面的手机已经调节到向外拍摄模式。正当我将要将那“监视器”伸向邻居家与我的公寓相接壤的窗台时,我的耳朵在沉寂中捕捉到一丝动静,迅速回头,我只是看见了一头小拇指长的黑色虫子正在褪色的墙上匍匐前进。把目光从虫子上移开,我准备把“监视器”抬高,伸向防盗笼的空隙时。待机中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第二个身影。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已无法动弹,有什么东西,在我的皮肤上肆虐,最后,钻入我的皮肉。我跌倒在地,而后者的脸凑了上来。我看见,是,是Beatrice,不,是一个披着Beatrice皮的怪物,她皮下还不时有东西在扭动,漫游。

  “哦……Mary……我……亲……爱……的……邻……居……哟……”我看见,她的肩上不知何时,长出了两跟粗大的软管,就像两条巨大的蛆虫,不由使我恶心的干呕。我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哦,该死。

  “Mary……再……等……等……”她伸出那只手抚摸不能动弹的我的脸,一阵弄弄的恶臭传来,我咬牙,可都是徒劳。

  “Mary……享……受……吧……”她扭曲的看着我,用那只仅有的眼睛。

  什么?享受什么?此时我只觉得皮下有东西穿行,撕咬我的皮肉,那是蚀骨是痛,而那糜烂的味道,让我干呕不止。

  刺啦的一声,只觉得我的眼睛一怔刺痛,然后,我失去了光明,我尖叫,可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时,我听见,她说:

  “这……是……宠……爱……是……虫……对……你……深……沉……的……爱”

  【完】